繁體中文

ENGLISH

網路地圖

訪客人數 3772477

 

訂閱電子報

台北愛樂合唱團

室內合唱團

青年合唱團

兒童合唱團

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

少年樂團

愛樂劇工廠

台北愛樂歌劇坊

 

line
 
 
 
 
 
 

演出及購票訊息

最新公告

媒體報導

台北愛樂合唱團藝術總監杜黑:台灣的心胸應該打開來

10/20/2016

【橙專訪】台北愛樂合唱團藝術總監杜黑:台灣的心胸應該打開來

台北愛樂合唱團藝術總監杜黑   攝:李夢

 

發表於:2016-10-20 17:19  澄新聞專訪 文:李夢  

 

台北愛樂合唱團藝術總監杜黑去過很多地方。小時候隨家人住在大陸,遇戰亂,由山東經雲南再經緬甸,最後來到台灣。

「我十歲的時候,和家人一起住在緬甸『金三角』一帶。」杜黑告訴我:「後來有朋友對我說,哎呀,你當年要是不來台灣,現在一準發財了。」

杜黑的父親是軍人,一家人初到台北時,住在眷村。他小時候莫名對音樂有了興趣,中學畢業後去中國文化大學讀音樂,大學畢業後又去美國進修合唱指揮。

「村子裡的人見到我爸爸就問:你兒子學音樂,有沒有飯吃啊?我爸爸也是淡定,回答人家:沒關係,我有六個兒子呢。」

上世紀七十年代,杜黑去了美國伊利諾大學讀碩士,專業是合唱指揮。在那個年代,出國讀書的台灣人不算多,學音樂的更少。

在外讀書的日子很安靜。碩士畢業,杜黑繼續留在本校讀博士,博士讀到一半,他動了回鄉的念頭。

「我要是繼續留在美國,恐怕要去鄉下當老師。」杜黑笑道:「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熱鬧,而且,我覺得,人文學科的畢業生還是回到故鄉發展比較好。」

1981年,杜黑回到台灣,回到他的母校中國文化大學教書,業餘指揮台北若干合唱團排練並演出。1983年,他加入台北愛樂合唱團擔任指揮及藝術總監,至今已有三十三年。

「那時候的合唱團很少,而且很多歌不能唱。」杜黑記得,當時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緊張,像《黃河大合唱》這類所謂的紅色歌曲,根本不可能在台灣公開演出。

「我倒是覺得無所謂,不管什麼綠啊、藍啊還是紅。」杜黑常常跟人開玩笑:「我的名字裡有一個黑字,把綠、藍和紅混在一起,不就是黑了嗎?」

【橙專訪】台北愛樂合唱團藝術總監杜黑:台灣的心胸應該打開來

台北愛樂合唱團時常外訪演出    圖:台北愛樂合唱團

玩笑歸玩笑,「多元化」才是杜黑和台北愛樂合唱團的期待。從二〇〇〇年起,他們每年夏天在台北舉辦國際合唱音樂節,邀請亞洲、歐洲和美洲等地合唱團來台,期待不同地區、不同文化語境的歌者與指揮之間,能夠擦碰出火花。觀眾看過演出後,發覺原來南美國家委內瑞拉的合唱文化如此蓬勃,原來內蒙古草原的長調這麼好聽。

不單邀請其它地區合唱團體來台,台北愛樂合唱團也頻繁去到中國大陸、北美和歐洲等地演出。去年八月,他們參與北京國家大劇院舉辦的「八月合唱節」,演出台灣知名作曲家錢南章的中樂合唱作品《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由合唱團與中樂團合作演出,這對於大型合唱作品而言,是相當新鮮的嘗試。

「西方的宗教合唱作品,巴赫、韓德爾和舒伯特等偉大作曲家已經寫了很多。」杜黑自問:能不能創作一齣屬於中國人的、植根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大型合唱作品?

《十二生肖》在北京演出時,國家大劇院1800個座位都坐滿了,這讓杜黑覺得更有信心。下月十一、十二兩日,台北愛樂合唱團獲邀來港,與香港中樂團和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合作,再度演出《十二生肖》。香港觀眾因而有機會在舞台上見到齊天大聖唱京劇和豬仔玩爵士等諧趣段落。

杜黑雖說是古典音樂出身,卻從來樂見不同音樂門類交融互動。「我們(台北愛樂合唱團)唱鄧麗君的歌,唱鳳飛飛的歌,改編羅大佑的《鹿港小鎮》。有人說這是媚俗,我說不是呀,合唱團改編流行歌曲有什麼不妥呢?」他覺得,在保證音樂質量的前提下,流行、爵士和古典,完全能夠合作無間。

台灣本就是個多元文化聚集的地方,有漢文化,有客家文化,還有台灣原住民文化。台北愛樂合唱團為了回應這一「多元化」,曲目庫中既有傳統合唱歌曲,也不乏歌仔戲和客家山歌。

「環境要我們不斷改變。」杜黑說,在文化交流日益頻密的當下,「台灣的心胸應該打開來」,接納,聆聽,並分享。

(本文為「台灣月2016:台灣再設計」系列報道之一。)
 新聞網址:http://www.orangenews.hk/culture/system/2016/10/20/010043415.shtml